<noframes id="1rvnr"><progress id="1rvnr"><meter id="1rvnr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<big id="1rvnr"><progress id="1rvnr"><font id="1rvnr"></font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<sub id="1rvnr"><thead id="1rvnr"><cite id="1rvnr"></cite></thead></sub>
        <progress id="1rvnr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big id="1rvnr"></big>
            <sub id="1rvnr"></sub>

            企業空間 采購商城 存儲論壇
            華為全閃存陣列 IBM云計算 Acronis 安克諾斯 安騰普 騰保數據
            首頁 > IT業界 > 正文

            軟銀股價20年來最高,孫正義保守策略見效

            2020-10-27 09:13來源:科技號
            導讀:外界普遍認為,軟銀的股價上漲與孫正義的策略調整有密切關系。

            過去的一年應該是孫正義和軟銀困難的一年,不得不出售ARM,以填補軟銀的資金漏洞。經過一系列的騰挪轉移,軟銀看起來正在好轉。

            10月19日,軟銀集團股價上漲超3%,至7244日元。這一股價也達到了2000年以來最高水平。截至10月23日收盤,軟銀集團股價達到了6938日元,較3月低點反彈超158%。

            外界普遍認為,軟銀的股價上漲與孫正義的策略調整有密切關系。彭博社評價,一向以激進的投資風格出名的孫正義正在變得保守。孫正義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一切,軟銀正為經濟長期低迷及可能的機會做準備:“防御是戰斗中必不可少的要素,現在現金就是我們的防御。”

            現金為王

            今年3月,軟銀股價一路狂跌至2687日元。為了充盈公司的現金流,3月23日,軟銀宣布出售阿里(306.87, -3.05, -0.98%)、Uber的股份約4.5萬億日元。

            在5月份的一次電話會議上,孫正義將新冠肺炎疫情形容成一座山谷,即 “冠狀病毒谷”。在他看來,有些公司會跌入谷底,但一些“獨角獸”公司將能夠飛出谷底。他說:“事情可能會變得更糟,我們將努力生存。”

            6月23日,軟銀宣布出售美國第三大電信運營商T-Mobile 1.98億股。8月,孫正義表示公司正積極考慮將2016年收購的ARM整體出售。

            9月,英偉達正式宣布,將斥資400億美元收購ARM。業內人士認為,從財務角度看,ARM價值在4年時間還沒有翻倍,對于孫正義來說,在急需現金流的當下持有它并不劃算。

            另外,軟銀旗下價值140億美元日本電信業務也可能被出售。

            Shinkin Asset Management Co.首席基金經理藤原直樹認為:“一系列的出售對軟銀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點。他們獲得了大量資金,并將資產的價值放在了首位。”

            藤原直樹還表示:“他們將在不久的將來找到新的增長戰略。

            跌落神壇

            在中國,孫正義被神話為“只見了馬云6分鐘就投資2000萬美元”、拯救阿里巴巴于關門邊緣的人。孫正義的身家在日本排名第三,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,他的個人財富達206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早期孫正義對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投資干脆利落、金額驚人,它們也為孫正義帶來了高達幾千倍的回報。

            然而,這幾年孫正義的投資并不順利。究其原因,與他在2016年一手推動的愿景基金不無關系。

            軟銀集團于2016年年底發起、2017年5月正式成立的愿景基金,號稱規模達1000億美元,是世界上最大的股權投資基金。通過軟銀和愿景基金,孫正義已向硅谷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投資了數百萬美元,包括Uber、Slack(27.75, -1.01, -3.51%)、亞馬遜(3207.04, 2.64, 0.08%)、特斯拉(420.28, -0.35, -0.08%)和Netflix(488.24, -0.04, -0.01%),還有一些原本不知名的企業。

            愿景基金的投資一度震驚硅谷:以77億美元的高價收購了16.3%的Uber股份,對移動辦公企業WeWork投入的資金最多達到了186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彭博社評價道:“在硅谷,一般的風投是對早期初創公司進行少量的投機性投資,后續在發展中繼續增加資金。而軟銀的戰略一直是給他看好的企業直接投入巨額資金。”

            孫正義的投資遭到了不少人的質疑。甲骨文(57.49, -2.41, -4.02%)的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多次在公開場合和孫正義唱反調。盡管他和孫正義是密友,但是他認為找不到投資Uber或WeWork的理由,聲稱這兩家公司“幾乎一文不值”。

            軟銀超大規模的資金淹沒了硅谷,許多巨額虧損的公司卻被它用資金堆出了極為夸張的估值水平,以致業界不乏有“愿景基金是一級市場最大泡沫”的說法。

            2019年,WeWork的IPO失敗,這讓外界一度稱“孫正義跌落神壇”。2020年2月軟銀集團公布的財報顯示,軟銀集團的業績同比大幅下滑,主要原因是愿景基金在2019財年三季度虧損達到2251億日元。愿景基金的糟糕表現與其在WeWork、Uber等項目上的虧損不無關系。此外,根據軟銀集團披露的信息,公司對31家公司的投資都出現了虧損,這一比重超過1/3。

           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,更是讓軟銀苦不堪言。自1月份以來,Oyo、Uber、Zume和WeWork等軟銀投資的公司裁員了8000多人。孫正義4月份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訪時說,他預測,愿景基金投資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將會破產。

            痛定思痛

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讓軟銀泡沫破碎,也給了孫正義絕處逢生的時機。

            回顧其投資習慣的改變,這確實是一次“回歸”之旅。

            早期,孫正義喜歡選擇有潛力的初創公司,并進行投資。1995年,孫正義投給雅虎200萬美元;1999年投給阿里巴巴2000萬美元。那時候,孫正義認準的不是人工智能、不是共享經濟,而是馬云、楊致遠等創始人身上吸引他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在后期,孫正義的投資表現則比較投機,愿景基金通常在企業發展壯大后、尤其是接近IPO時候跟進,例如滴滴在第11輪融資、Uber第12輪融資、WeWork第8輪融資、字節跳動第8輪融資等時候愿景基金才跟進。后期進場的投資模式,被外界稱為“孫正義輪”。凡是獲得“孫正義輪”的科技公司,估值都會直線上漲數倍。

            如今,一系列交易過后,孫正義在疫情的不確定性中重新確立了自己的定位。孫正義表示,將不再像此前那樣過于強調電信和科技公司的角色,會將軟銀重新定位為投資公司。這意味著,接下來軟銀將更多從投資角度去看問題,哪家公司估值增長迅速就保留哪個。

            孫正義于1957年出生于日本九州島。根據他此前公開宣稱的人生規劃,他應該在60歲這一年將一切轉交給他的繼承者。不過目前看,孫正義還需要繼續掌舵一陣子。

            “在戰術上,我有遺憾,”孫正義表示,“但從戰略上講,我沒變。我的愿景也沒有改變。”

            繼續閱讀
            關鍵詞 :
            軟銀
            中國存儲網聲明:此文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,如有版權疑問請聯系我們。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產品推薦
            頭條閱讀
            欄目熱點

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6-2019 ChinaStor.COM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47533號

            中國存儲網

            存儲第一站,存儲門戶,存儲在線交流平臺

            成年AV免费免播放器